Orbis Ethiopia Martin Kharumwa 168 Reversed

讓身處埃塞俄比亞的Malate重拾光明

2018年12月12日

Malate是兩位子女的母親,她已經活在砂眼的陰霾下一年多,但因為害怕要負擔昂貴的藥費,一直未敢求醫。但她遇上奧比斯的綜合眼科護理員,Abiyot,一切就改變了。現在,她接受了砂眼倒睫手術,並即將踏進人生的新一頁。

我們最初遇見Malate的時候,她正身處在Chencha健康中心。他在手術室外的一張長椅上坐著,手裡抱著她年幼的兒子。她正在等候Abiyot-奧比斯的綜合眼科護理員,為她的雙眼進行砂眼倒睫手術。

Malate解釋說:「一年多以來,我一直被這個眼疾折磨著。一切從流眼淚開始,接下來就是像抽動著的疼痛。」

不斷復發的砂眼感染導致Malate眼簾的內部嚴重刮傷,而她的睫毛也向內彎曲。幸好,Abiyot即將為她進行一個簡單的手術,讓她的睫毛重新向外,已紓緩她所形容為極為折磨性的痛楚。

Ethiopian trachoma patient Malate smiles at the camera

Abiyot 正為Malate做手術前的準備

Malate解釋說:「我以為我需要準備金錢到醫院去接受治療,因此我一直不敢前往。我從來沒有想過治療可以是免費的。我在過去一年多一直受著折磨,而我只敢留在家裡。」

Malate的家距離健康中心有16公里遠,並位處於一個斜玻上。逐漸消失的視力,讓她原本已經不容易的生活更為艱難。「有時候我會在眼睛塗上從藥房買來的藥膏,可是,流眼淚的情況真的非常非常嚴重。除了這,我再也沒有其他傳統的治療方法。」

Malate說Abiyot為她帶來了很大的幫助。他們在一個關於治療與預防砂眼的社區活動中相遇。Malate和她的社區都前往到這裡,聆聽Abiyot解說關於即將進行的外展計畫。

Malate說:「當他經過我身邊的時候,他捉住了我的手,並看著我的眼睛。他問我說,你還在等什麼?他叫我要盡快到健康中心去。」


Integrated Eye Care Worker Abiyot sits with trachoma patient Malate outside her home

Abiyot在為Malate進行手術後到訪Malate的家

Malate與丈夫離異,同時,眼睛的狀況為工作帶來許多不便。她與兩名子女和支助她生活的父母生同居。在她準備接受手術之前,她說:「我希望這個手術能嘎幫助我。如果能重拾視力,我將會非常高興。」

手術非常順利,而Abiyot為她的雙眼戴上了眼罩。四天之後,Abiyot到訪Malate的家,隨即發現了重大的改變。這個家是傳統由竹枝搭成的DORZE小屋,並位處於綠林中的一個小斜坡上。Malate 非常健談,並正與兩名子女玩耍著,兒子的名字是Kenenisa,今年一歲;女兒的名字是Tejitu,今年三歲。

Abiyot檢查了Malate的雙眼 ,並說傷口復原的進度良好。Malate說:「感謝主我終於進行了手術,而現在我感到比以前好了很多-很多很多。在手術之前,我的雙眼正承受著折磨性的痛楚。雙眼非常癢並不停流出眼淚和白色的分泌。煮食的時候,我感到非常疼痛,由於我們用柴木生火,那些煙霧為我的雙眼帶來極大痛楚。現在我感到舒服了很多,一切將會改變了。」

感謝主我終於進行了手術,而現在我感到比以前好了很多-很多很多。

Malate

埃塞俄比亞的砂眼病人

Malate為她決定接受治療感到異常愉悅:「當我聽到Abiyot說手術是免費的時候,我真的很高興。我不能相信我的視力將會恢復!」

現在不只痛楚消除了,視力的恢復代表著 Malate 將可以重拾原本的生活,令她可以更獨立生活。她說:「我的工作是從我們的後園拔草,並將它們售賣出去。我也負責一些編織工作,不是製造衣服,而是準備針線。我也從森利裡撿木頭,並將他們帶到市場售賣。現在我的視力已經恢復,也沒有任何痛楚。我正打算種植土豆和大麥,並賣到市場去。」

她說:「我真的很高興。你可以看見我對於人生的新一頁感到異常興奮。我很希望感謝奧比斯,政府以及所有讓我可以免費接受手術的人。真的非常感謝你們!」

立即幫助更多人恢復視力

立即捐款